白及

哨兵向导篇

CP 秦风×唐仁  哨兵向导梗。

正文:

唐仁从黏黏糊糊的梦里醒来,一脑门子汗,眼角虚虚地睁开一条缝,随即吓地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啊啊啊啊啊!”

任谁一清醒眼前就是个虎视眈眈的大黑豹不害怕??

豹子似乎意识到吓到唐仁,歪着头扑闪着黄金瞳跟他大眼瞪小眼,唐仁觉得要不是个动物它还会露出安抚的表情,随即它凑上来亲昵舔舔他汗湿的额角,退到床边,虚化了形体,消失了。

接着少年从门边出现,身上不伦不类地系着一条稍短的碎花围裙,手上端了冒着热气的早餐,唐仁看见围裙就免不了老脸一红:“老秦,你起来这么早?”

“我我我我体力好。”

秦风放好托盘,又解开围裙,露出纤瘦的腰腹白白的一小截,随手整理了翘起来的衣角,把早餐递来。

精神体也跃出来卧在床角,仰头期待地看着他,时不时拿头顶一下他得空的左手。

唐仁嘿嘿傻笑,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他一个普通向导,可不像秦风这种黑暗哨兵一样那么变态,对精神力和屏障都掌控自如,放个精神体比呼吸还简单,跟玩儿似的。

精神力小范围的波动之后,一只毛绒绒的嫩黄色仓鼠趴在唐仁乱糟糟的头顶上,一副睡眼惺忪的傻样,小鼻子抽了抽闻到饭菜的香气,灵活地一翻身,从唐仁头上滑了下来……又稳又准地落到大猫等候多时的嘴巴里。

唐仁目瞪口呆,大猫却立即兴奋地闭上嘴巴,任他怎么掰都不松口,一人一猫掰扯了一会儿,秦风实在看不过去,啧了声,大猫很快扭头撇主人一眼,警醒地后退几步,大摇大摆地甩着尾巴跑出门。

两人相对无言,秦风清清嗓子:“咳咳咳,吃吃吃饭吧。”

唐仁很是惊奇,平日里黑豹对小仓鼠的独占欲没这么强烈过,而且秦风的意识海不像以往那么稳定,那种带点恐慌的紧张感让他跟着心虚起来,已经结合的哨兵向导的情绪波动会直接共享,但秦风本质上是非常冷静的个性,通常没啥太大的情感起伏,目前除了唐仁主动做上位骑乘那次…咳咳,跑题了,平日里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外甥可是连厨房都没进过,如果不是因为昨晚上玩儿得太狠要道歉,他一时还真想不出来有什么事儿会让秦风这么低姿态。

“老秦…你就说什么系吧…我绝对不怪你!”唐仁在秦风莫名的目光里战战兢兢吃了两口饭,很争气没噎住。

秦风只拿那双漆黑的眸子看他,看的他心里发毛,而后秦风慢慢靠在他身上,微不可查的精神触丝渗在他的意识海里,唐仁很快听到脑海里清晰的惑人嗓音:“你自己来看。”

火,满眼的火光,噼里啪啦地肆意燃烧,炽热凶狠。

意识海烧着冲天的大火,唐仁站在火焰里摇摇欲坠的房间一角,尽管他很早就知道黑暗哨兵的能力强到逆天,但亲身感受秦风能够完美复制场景的意识海依旧震撼到说不出话,纤毫毕现,丝声可闻,正是泰国的黄金劫案里那场大火。

年轻人蜷在几乎全部烧着的房间一角,对死亡的恐惧狠狠攥住他,精神体挡在他面前哀嚎,他几乎闻到了黑豹皮毛烧焦的味道,混着呛人的烟气,把他拉进无尽的恐怖里,哨兵强大的五感让他过早地受到了火气的侵袭,疼痛又绝望。

可是过人的听力又让他听到另外的声音,裹着熟悉的微弱精神力,艰难地穿过重重阻碍找到他,带来生命的鲜活和希望,他几乎忍不住要流眼泪,吼着嘶哑的声音:“小唐!小唐!我在这里!”

“唐仁”裹着湿被单窜出来,脸上满是黑灰的道道,他模样滑稽地佝偻着身子,大声回应:“老秦!你撑住!”

很快地,场景一转,年轻人背着双肩包,手里提着小行李箱,正跟一对男女道别,男人是唐仁,笑地开怀,胳膊紧紧环着阿香。

秦风被困在年轻人的身体里,身体却不受控制,他无论如何努力都只能重复一句话:“我我是不是该该该叫舅妈了。”

情绪共感让旁观的唐仁压抑又恐慌,淡淡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带着难以察觉的脆弱和慌乱:“这是我我昨天晚上的梦梦梦境。”

秦风从后面抱住他,极轻地拍他肩膀,把他推离意识海,哨兵领地意识强烈,遑论作为黑暗哨兵的秦风,克制住自己杀戮和侵略的潜意识去接纳意识海之外的唐仁并允许他停留许久,已经是在反抗本能了,何况两人都还没正式结合,这样更危险。

唐仁睁开眼,手足无措地看着神游的秦风,他试过用杂糅了两人精神力的的触角去安抚秦风,但黑暗哨兵独立的变态般的恢复力很快绞杀并吸收了那点能量。理论上哨兵容易陷入“深渊”,这是因为他们本身五感太过,精神力太容易集中到某点而进入忽略一切的极端状态,所以才需要向导的疏解和安抚,但是黑暗哨兵本身就具有媲美高级向导的精神力量,所以自我调节能力极佳,理论上并不需要向导。唐仁很晚才觉醒向导的身份,根本没啥安抚哨兵的经验,而且作为黑暗哨兵自控力极佳的秦风算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伴侣,从来没发生过这种状况,他自然束手无策。

在唐仁急的要抽秦风巴掌的时候,秦风悠然转醒了。

他目光清明又干净,额发乖巧地盖在眼睛上面,单眼皮显得精神可爱,炯炯有神地看着年长的恋人,嗓音轻柔又诱人:“我们,我们去塔里登记注册吧。”

———————————————————————————————————————
注:
塔:管理和保护哨兵向导这类人的地方,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塔,哨兵向导未成年之前都在塔里生活,成年之后接受塔的配对测试以找到伴侣。一般来说哨兵向导不适用普通人的婚姻法,只有经过塔的同意和帮助,哨向伴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正式合法夫妻,关系受塔保护,并在以特殊时期为塔效力,较多的任务是参与战争。秦风本身为强大的黑暗哨兵,一定意义上并不受塔的约束,但是他这次愿意为了与唐仁更深地结合而返回塔,尽管他要为此放弃某些自由。

评论(10)

热度(110)